顾宁惜深吸了口气,说:“不管你做什么,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。”

闻言,king眼神暗了几分,紧紧锁住她清丽的小脸,声音低沉的问:“等这次的事处理完,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答案了?”

他这一提,顾宁惜才想起他在等她答案,顿时气氛变得有些尴尬。

她抿了抿唇,努力挤出一丝笑容,“king,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我……”

不等她说完,king直接打断,“宁惜,我并不是要你现在回答我,而是等事情处理完。”

顾宁惜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

一声叹息自唇畔溢出,king接着说:“宁惜,我知道你一直都在逃避,但这不是办法,到底是生是死,你总得给我一个答案。”

看来是拖不下去了。

顾宁惜只能点头,“好,等事情结束了,我就给你答案。”

她想,她心里应该有答案了。

king微微一笑,“好,我等你。”

原以为会费上一番功夫才能找到henrry,却没想到他自己顶不住压力,主动出来认罪。

这天,凯琳和往常一样早早到公司,车停好后,她开门下车,眼角余光扫到停车场的柱子后面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。

她一向胆子大,直接走过去,刚想大声质问是谁,那人自己跑了出来。

“凯琳,是我!”

“是你!”

凯琳怎么也没想到会是henrry,顾不上多想,三下五除二就把人给制服了。

她把人押到king面前,如实的汇报:“他交代了,说是心理压力太大,又觉得愧对公司,就主动来见您。”

king锐利的目光看向henrry,缓缓开口:“只要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,我可以向法官求情,少判你几年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