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知道我不是这种意思。”

薄枭霆无奈的看着她,想说清楚,却又不知道怎么说。

顾宁惜甩开他的手,冷声道:“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薄总是哪种意思。”

“你如果不喜欢帝景名苑,可以去别的地方。”

谁能想到堂堂的薄氏总裁此时竟是这么的小心翼翼,不为别的,只为她能答应自己的请求。

但顾宁惜丝毫不领情,她冷笑了声,“薄总,我和你非亲非故,为什么要搬去和你一起住?”

“因为年年。”

“年年是你的孩子,但不代表我也归属于你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薄枭霆开口想说什么,却见她抬起手,制止了他:“什么都别说了。我现在住这个地方挺好的,而且……”

她顿了顿,“我已经同意你可以随时来看年年了,这似乎并不影响年年的成长。”

其实她的拒绝是在意料之中,但薄枭霆心里还是堵得慌,他低下头,嘴角牵起一丝苦笑,“如果你这么认为,我无话可说,但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,算是为了年年好。”

为了年年好?

顾宁惜恼了,“薄枭霆,你能不能再拿年年说事?还有,我不再是当年负责伺候你的佣人了!”

“慢走,不送!”

冷冷的扔下这句话,顾宁惜头也不回的小跑着上楼,留下薄枭霆一个人在原地站了很久。

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。

垂落在身侧的双手缓缓握紧,薄枭霆看向二楼,自嘲的笑了笑,黑眸里尽是落寞。

他知道自己今晚的行为很失控,但一想到霍北爵的表白,整个人就慌了。

一些从未去触碰的情愫,在心里横冲直撞,答案几乎要呼之欲出。

他内心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要把她留在身边,不想放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