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隔多年,再次听到这句话,冲击力还是那么大。

心,微微悸动。

顾宁惜张了张嘴,有种冲动想问他,过去那些年,他偶尔对她的好,是她自以为是以为的,还是……只是他一时的恻隐?

又或者……有更多其他的心思?

可话真的到了嘴边,喉咙像是被人扼住了一般,说不出来。

其实问与不问,都没有任何意义。

他,和她本就是两条平行线,年年就只是个意外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期待着什么。

空气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。

两人都无言了,或者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良久,薄枭霆才缓缓开口:“你好好休息。”

不等她反应过来,转身就离开。

门关上的瞬间,顾宁惜才回过神,嘴角慢慢牵起一丝自嘲,看吧,一切都只是她在自作多情罢了。

她不知道的是,薄枭霆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,才离开。

陈叔看到他下楼,犹豫了下,迎上去,“薄总,谢谢您送宁惜小姐回来。”

“应该的。”薄枭霆眸光沉沉的,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心思。

“薄总,有的话我不应该说,但我还是要提醒您一句,这些年宁惜小姐过得很辛苦,所以……您应该懂我的意思。”

薄枭霆只是看了他一眼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陈叔长长舒了口气,抬头担忧的看向二楼,他发现自从回来,宁惜小姐好像和薄总走得有点太近了。

这怕不是好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