吻罢,薄枭霆不舍的离开她的唇,炙热的目光紧紧锁住她的小脸,一双眸子因染上一丝情~欲而愈发的深邃。

顾宁惜感觉自己就像跑了一场马拉松一样,双腿发软,差点站不稳。

羞愤和恼怒涌上来,她用力将眼前的男人推开。

薄枭霆没有防备,被推得往后踉跄了几步,差点跌倒。

本来他没觉得自己醉,可被这么一推,脑子突然昏得厉害。

他抬手扶着脑袋,踉跄着过去靠着墙,闭着眼,剑眉紧锁,神情看上去有些难受。

见状,顾宁惜不由拧眉,试探的唤道:“薄枭霆。”

薄枭霆听见她的声音,嘴唇动了动,却发不出声音来。

难受!

他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难受!

眼见他慢慢往下滑直接坐到地上,顾宁惜才意识到他真的醉得不轻。

想到晚上他和king不要命似的拼酒,一股无名火涌上来。

“活该!谁让你今晚喝那么多!”顾宁惜没好气的嘀咕着。

她真想上去踹他一脚,以报刚才被他强吻的仇。

但看到他难受的样子,终究还是心软了。

一声叹息自唇畔溢出,她上前,拉起他的一条手臂搭在自己肩上,然后一咬牙,使劲将他扶了起来。

他本来就很高,加上喝醉了,几乎全部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,差点要把她压垮。

一进屋,陈叔听到动静,从房间出来,看到她吃力的扶着薄枭霆,连忙上去搭把手。

两人合力把人扶到楼上的客房,扔到床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