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忙?”秦婉冷哼了声,“我看你是忙着和那个女人纠缠不清吧!”

“她是我儿子的母亲。”薄枭霆不疾不徐的反驳回去。

“什么儿子?你没结婚哪来的儿子!”

薄枭霆眼眸微眯,看来她又和之前一样,不愿意承认年年的存在。

“我告诉你,只要我在的一天,那个女人就别想进薄家的门。”秦婉掷地有声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“可以啊,那就换我进顾家的门。”

闻言,秦婉大受刺激,难以置信的瞪着他,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你忘了是谁害死你爸的吗?你这是打算认贼作父?”

她怎么也不相信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是从他嘴里做出来的。

肯定是那个女人给他洗脑了,不然他不可能说这样的话!

看来她不能再放任他和那个女人接触了。

“我曾告诉过你,当年的真相或许不是我们想的那样。”薄枭霆嘴角勾起几分讥诮,“也许并不是顾叔叔他们害死了爸,而是爸连累了顾叔叔他们。”

“不可能!”秦婉情绪激动了起来,咬着牙恨恨的说:“就是他们害死了你爸!”

薄枭霆静静看着她一会儿,才缓缓开口:“希望到时候真相大白的时候,您还能这么笃定。”

这时,苏轻染走过来,轻轻拍抚着秦婉的背,柔声劝道:“秦姨,您别生枭霆的气,他也只是一时糊涂才说那样的话。”

“糊涂?他要是糊涂就好了!”秦婉冷笑连连,“我看就是被那个女人洗脑了!”

提到顾宁惜,她脸色更是难看了,“我就说那个女人和她爸妈一样,都不是好东西!”

“妈!”薄枭霆冷下脸,完全不顾母子之情斥道:“请您说话注意分寸!不要随意诋毁一个人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