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湘立即问道:“怎么了姗姐?”

“我连着两天梦到你被疯狗咬了,我梦中看的十分清楚,是两只疯狗在咬你。”

“而且那两只疯狗还不是寻常的疯狗,就是那种又名贵,又彪悍的宠物犬一样,两只狗同时咬你,可他们的主人还跟着欺负你。”

“沈湘你说我怎么会这样的梦?我还一梦就梦到两次。”

“沈湘,你不知道我多担心你,你跟我说,你是不是真的没事,你看我君景瑜他正在追杀我,我也不能回南城帮你一把,你真没事吗?”

沈湘:“”

眼窝里热泪涌出来。

她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她的喉头在哽咽。

很多人都说,女人的第六感是最强烈的,沈湘今天真是亲眼见证了这一点。

姗姐说的没错。

这几日,她的确是被疯狗咬了。

还是两只疯狗。

还是两只衣着华贵的高级疯狗。

沈湘努力压下自己的情绪,恢复了平静对杜涓姗说到:“姗姐,我没事我这两天就是真的跟我老公吵了一架,现在好了呢,你还好吗,姗姐?”

那一端杜涓姗的也松了一口气:“没事就好。沈湘,你知道吗,姗姐其实没什么朋友。”

“就是没有真正的朋友,以前跟着君先生的时候,都是逢场作戏,大家就算尊重我,也是看在君先生的面子上。”

“其不知我是什么呀?”

“君先生的一个家佣而已,在这个世上,真正看得起我,把我当朋友关心我的人,只有你和你的女儿小唯一。”

[]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